舊金山不光只有宜人氣候與美麗風景,還有豐富的人文氣息。
1953年,詩人勞倫斯費林蓋蒂(Lawrence Ferlinghetti)和彼得馬丁(Peter D. Martin)共同創立一家書店,
名稱取自查理卓別林的著名電影《城市之光》(City Lights)。

CLB 1


CLB 2


CLB 3


CLB 4


CLB 5

  

他們從舊金山北灘地區(North Beach)的一間花店舊址接手設立書店,而且是美國第一家專門出售平裝書的,
也專門出版和舊金山有關係的書籍。
除了本身是書店外,也是一個非營利的基金會,
在舊金山的人文發展史上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該書店最出名的出版品之一,
可追溯至1956年為詩人艾倫金斯堡(Allen Ginsberg)出版的詩集《嚎叫》(Howl and Other Poems)。
這本詩集中最出名的詩〈嚎叫〉(Howl)對當時年輕人使用麻醉藥和性愛有很多露骨的描述。
創辦人費林蓋蒂還因為出版了該詩集而被逮捕入獄。
這個案子在當時喧騰一時,成為文學愛好者捍衛文字自由的重大指標案件。
直到一年後,這個案子才被主審法官駁回,裁定這一首詩並無不恰當之處。
此一事件之後,奠定了艾倫金斯堡為美國近代重要詩人之一的地位,
而城市之光書店也成為左派人士維護人權和自由的精神堡壘。


「勞工影展」(Laborfest)是為了慶祝勞工的歷史與文化所設立的活動,
透過電影、藝術、文學與展覽,於整個灣區(Bay Area)地區進行,
主要舉辦城市為舊金山。
今年的勞工影展展期為2013年7月2-31日。

該影展主要是為了紀念1934年7月在「舊金山總罷工」(San Francisco General Strike)運動中,
遭舊金山國民警衛隊鎮壓,其中有兩名工人在鎮壓中被槍殺,
被稱為「血腥星期四」(Bloody Thursday)事件。



書店外圍片段:





詩詞朗誦片段:

Part I





Part II






1966年和1969年,城市之光書店又先後兩次由於出版禁書遭到起訴,但是書店並未因此倒閉。
城市之光書店只有兩次關門的歷史,這兩次都是書店為了抗議美國對外政策自發的行為。

第一次是在1991年,書店因反對美國發動海灣戰爭而停止營業;
第二次是在十年前的伊拉克戰爭期間,書店掛出了「阻止戰爭和戰爭製造者」的橫幅標語,
以及智利詩人聶魯達的詩句:

 暴君砍去了歌手的頭,
 但井底的歌聲,
 仍然涌向大地的秘密之泉。


書店在3月20日那一天響應反戰組織「無正常營業日」的號召閉門歇業。


半個世紀以來,城市之光書店已經成為了先鋒文學的聖地,
這裡有不同於美國主流社會的獨立的政治觀點,精彩卻冷門的絕版作品,
以及在歐美受到冷落、來自發展中國家的作家。

如今,費林蓋蒂和他的城市之光書店仍在為堅持自己的理想,
與大型連鎖書店和網上書店代表的當代圖書消費方式做著不屈不撓的鬥爭。

儘管經過了數次搬遷和裝修,但是出於一種懷舊的情結,
今天的城市之光書店,和50年前相比格局幾乎沒有變化,
甚至早年間地下室的長凳還擺放在原處。
書店並不追求寬敞的消費空間,而是儘量把更多的書籍提供給讀者。

在書店鱗次櫛比擺放的書架之間,僅能容納兩個人側身而過,
一條狹窄的樓梯通到地下室,那裏充滿了看起來令人眩暈的社會科學分類書目:
揭醜報導、無政府主義、階級鬥爭……

一樓是文學類書籍,和50年前一樣,你永遠可以在這裡找到先鋒文學的最新動態,
其中很多作品都是在城市之光出版社出版的。
二樓擺放詩集和垮掉的世代(Beat Generation)的文學作品,靠窗擺放著書桌和圓椅,
那裏不會有人打擾,你可以花一個下午靜靜地閱讀。

店裏20個店員也決不可小視,他們都是具有深厚造詣和獨特觀點的資深文學愛好者,
對於書架上擺放什麼書,他們每個人都有發言權。

由於費林蓋蒂不想擴大店面,所以,每一本上架的圖書都必須經過精挑細選。
費林蓋蒂的原則是:不一定賣世界上最暢銷的書,
但一定要賣我們認為「本應在世界上最暢銷」的書。

正因為如此,你在書店裏居然找不到風靡世界的《哈利波特》。
對此,費林蓋蒂也感到有些「遺憾」,
他笑著説道:「我有些猶豫,因為我認為那也許是一本好書。」

與城市之光的鼎鼎大名相比,書店本身的經營狀況並不是很好,只能算是勉強維持開銷。
對於一個在商品社會裏經營非主流文學書籍的書店來説,這已經是個了不起的成績了。
此外,經常發生的圖書失竊也令費林蓋蒂損失不小。這裡流傳著一個未經考證的著名軼事:

垮掉的世代運動創始人之一、詩人格雷戈里柯索(Gregory Corso)有一天晚上實在是缺錢缺到荒了,
居然跑到書店裏偷走了收銀台裡的美金100元。
作為他的朋友,費林蓋蒂打電話去警告柯索説警方已經從櫃檯上發現了他的指紋,
卻把柯索嚇得逃到了義大利,好幾年都沒敢回美國(2001年逝世)。

費林蓋蒂似乎很能理解魯迅的小說集《吶喊》中的小說〈孔乙己〉中「竊書不算偷」的理論,
對那些渴望知識又囊中羞澀的年輕人一時的「蠢行」從來不予追究。
據他現在的合夥人南茜皮特斯説,書店有時會收到一些事後寄來的支票,對偷書的行為表示歉意。

此外,城市之光書店還致力於提攜年輕作家,並專門設立了一個基金會,
獎勵每年選出的舊金山「桂冠詩人」。
費林蓋蒂如今已經94歲了(1919年3月24日生),當年的知己和戰友金斯堡、凱魯亞克等人都已經相繼離去。
這個聲音柔和、面目慈祥、留著雪白大鬍子的老人討厭任何形式的偶像崇拜,
儘管他的書店本身已經成為了一個時代的偶像。

十幾年前,舊金山的一條小巷被命名為費林蓋蒂街,打破了這種榮譽不能授予活人的慣例;
同時書店也成為了舊金山市第228號指標性建築物。
毫無疑問,這些榮譽對擴展書店的生意有很大的幫助,
很多來舊金山觀光的旅遊者,
都會慕名從書店買走一本傑克凱魯亞克(Jack Kerouac)的小說《在路上》(On the Road)。
但是,費林蓋蒂從不用「生意」這個詞來形容他的書店。

「這是一種生活方式,」費林蓋蒂説,
「我們之所以能夠在這樣一個環境中倖存下來,靠的是我們創造的一個汲取知識的氛圍,
一個與文學相會的場所。我們能提供給讀者那些圖書超市所不能給予的東西。」

寫下《舊金山垮掉的世代》(The Beat Generation in San Francisco: A Literary Tour)一書,
該作者比爾摩根(Bill Morgan)説:
「城市之光’書店擁有輝煌的歷史,在今天同樣具有重要的意義,
因為總有人願意去尋找獨立的文字和另類的聲音,
尋找那些不是在任何地方都能找到的東西。」



, , , , , , , , , ,

Mr. R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