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  

如果,這世間有輪迴,
如果,你有一段經過好幾世紀都無法割捨的前世情緣,你會如何面對?

主角丹尼爾歷經了幾世輪迴,從北非、小亞細亞、尼西亞、君士坦丁堡、貝加蒙、卡帕多奇亞、
克里特島、威尼斯、英格蘭、比屬剛果、美中密西西比、美東維吉尼亞、印度、墨西哥等,
在感受這段淒美愛情故事的同時,
也帶領了我們經歷了一段豐富的穿越時空旅行,開了不少「眼」界。

中國民間故事提過死後的投胎者要過奈何橋離開地獄前,
必須喝一碗孟婆湯,洗去過往所有的記憶,才能夠投胎轉世。
那麼,本書的男主角丹尼爾肯定沒有喝這碗湯。
從他在北非與女主角相遇開始,一場無法避免的屠村行動開始了他們的第一次接觸。
在命運的交會下,她悲傷的眼神擄獲了他的心,從此認定了她的靈魂,
也展開了悲劇的輪迴之戀。
他愛得深、愛得濃烈,卻被脆弱的血肉之軀禁錮了自己的靈魂,彷彿咒詛般令戀情無法進一步發展。
中間不知經歷了幾段淒慘的遭遇,也經歷了幾種不同死法,
他早已不懼死亡,但兩人年歲的差距卻始終難以達到平衡點。
還有他前世的哥哥瓦金像是陰魂般百般阻撓他們的戀情。
就這樣,他們錯過了好幾個世紀。
她也歷經了幾段輪迴,儘管早已改了不少名字,他還是一樣叫她蘇菲亞,
表現他不放棄的決心。
若只單單看丹尼爾其中一輩子的命運,可以肯定是個悲劇。
不過也因為有了輪迴,人事物之間有了變化,
每段轉世的人生就如不斷換場的人生舞台,接演不同的戲曲。
他越過死亡的畏懼,義無反顧地追求他所想要的愛情,
執著的表現不得不讓人佩服他對愛情的忠貞。

而露西呢?雖然後來她知道她是蘇菲亞、她是康絲坦斯,但她還是露西。
就算丹尼爾找到了蘇菲亞,她們的長相、語言、環境早已和之前不同,
丹尼爾很清楚,若她要給蘇菲亞幸福,就必給露西幸福。

結局最後,丹尼爾給蘇菲亞(露西)留下了一封信,他要先解決瓦金的事再回來。
丹尼爾很清楚的知道,瓦金所代表的,是他悲慘命運的恐懼陰影,
是生命的障礙、挫折,也是試煉。
他要學會面對、克服,不能再像過去選擇消極的逃避。
瓦金所代表的,也像是我們在人生中所面臨的困難與挑戰一樣,
唯有面對,克服心中的陰影,才能真正追求幸福。
就像聖經約翰一書4:18說的:「愛裏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
因為懼怕裏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裏未得完全。」

當主角丹尼爾除了向蘇菲亞訴說過去幾段愛情的過往外,在他們歷經生死交關的時刻時,
還會自我解嘲地向她分析那一種死法比較好,這一段讓我感到很有趣。

或許不忘一個人很容易,但要千年來只愛一個人可是相當的難。
小說有許多沒有交代的事,但那或許就是故事的迷人之處。
就好像我們在世間,遇見有些事情,我們也不知道從何而來,又從何而去。
世間的感情也好像如此,有時候妳會覺得不知道為何會與他交往,又忽然不喜歡他了。
或者你就是只想要她,不管是喜是悲,你都要與她在一起。
有些人,彷彿就注定要在一起,僅管中間經歷多少輪迴遭遇,
才能成就他們這段淒美的愛情故事。

我相信讀了此書後,會有人有不少疑問,好比書中所說的:
「如果你不在返回世間,將是什麼光景?那是少數他尚未探究的問題。
死亡的滋味會不一樣嗎?你會不會終於遇見上帝?」

無論是否相信輪迴,來到安娜布蕾雪絲的故事裏,就是進入了另一個世界,願你細細品味。

創作者介紹

異邦人旅札

Mr. R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