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ny一個人困在荒漠中,漸漸地失去了方向。

   
他只看見灰色,一大片的土灰色。

   
這絕望的氣氛恐怕並不好受,畢竟被困在一個從未到過的陌生之地,最慘的是還是個荒漠,放眼望去的景象像是不斷被複製出來的重複景象,好像陷在迷宮,漫無邊際。即使他的方向感再好,沒有路標,沒有指引的工具,恐怕一時半刻都無法脫離這個窘境遑論周遭除了自己的腳印之外,見不著半點人類活動的蹤跡。

   
烈日當頭,一下又颳起一陣大風沙,酷熱、乾渴、暈眩、焦慮,逐漸使人疲累、虛脫無力。他不知流了多少汗,雙眼逐漸失去對焦的能力,幾天無法正常飲食的飢渴感也讓他無法再集中精神,他跪在一處小土丘上,停下了腳步。

   
他的理智告訴自己要平靜,這樣慌張地亂走下去,只會不小心使自己身陷在流沙之中,動彈不得,越用力掙脫,反而陷得越深。不如……就靜靜地待在原地吧,看看會不會有奇蹟發生,反正也走不動了。

  如果說,之後能活下去的話……活下去之後呢……?我……是為了什麼而活呢?怎麼會到了這個地方?他努力地想,似乎想不起他如何來到此地,而過去的記憶,就像是他身陷在沙漠一樣,迷了路。他發覺,過去對他的意義,很遙遠。


        
一邊思索過往遭遇的時候,不知為何,他想起了悲傷。

創作者介紹

異邦人旅札

Mr. Riv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